头奖彩票-头奖彩票网

他在心里也是不住点头了这事儿表面儿上却是不

 
    三人一听,果然自己主公最后也是同意了,这么做,说起来是如今最为合适的办法了,要不自己三人也不可能同意。
 
    “诺!主公放心就是!”
 
    荀彧此时是忙说道,哪怕他不能跟着自己主公一起,但是这自己在许都,也有重要的事儿去做。毕竟许都是己方的大本营,确实是不容有失,哪怕这个几乎不可能,但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司隶,守御在雒阳的正是当初在益州加入到凉州军中的严颜。而严颜这几年除了跟着自己主公去了一趟南蛮之外,还半道被派到其他地方了。其他时候,都是在雒阳守着。对他来说,这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,当然是非常重要。在整个司隶,这雒阳如今也是仅次于长安,长安是己方如今的大本营,而这雒阳。却是相当重要的一处要地。
 
    这一日,正在府中看书的严颜,突然是借到了探马禀报,“报将军,发现兖州军已进入司隶地界。如今正奔雒阳而来,曹孟德亲自领兵!”
 
    严颜一听,心说这曹孟德坐不住了?看自己主公没在司隶,就兴兵来犯?这也不是不可能啊,毕竟曹孟德他可是早已回到了许都,这谁都知道。而如今他们兖州军大军来到了司隶。奔向了雒阳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他们是从颍川出兵,经过阳城,然后直插司隶。这才能到雒阳,要不从其他的地方,那还离这儿远呢!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严颜也不难想到,这曹操的意思,就是直取雒阳啊。不过这也确实是符合其人的性格,奸雄吗,这都是干脆就来夺雒阳了。至于说其他的地方,人家还看不上呢。说起来如今人家那么大势力。确实可能看不上其他的地方,也就是雒阳这样儿的大城,还能算是入了曹孟德的眼啊。
 
    当然严颜的想法。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没有道理,但是事实呢,却绝对不是这样儿就是了。曹操带兵来雒阳,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,最为主要的,可不是因为他看不上其他的地方。而是因为他不得不先来这儿,就只有到这儿来。这……
 
    因为那个原因,他是不得不来这儿。所以他直接就带兵来了,也是荀彧他们建议的,这个时候当是取雒阳的时候了,要不然的话,以后也可以来,不过这早晚不都是要来嘛。所以这早一些时日,也并不耽误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严颜赶紧传令下去,马上紧闭城门,除非有自己手令,要不然任何人都不得出入,违令者斩!
 
    结果命令下达下去了,对于凉州军的军令,城内的人确实是没有敢违犯,这不要脑袋了。不过他们也知道了一件事,那就是有人要进攻雒阳了,要不然不至于如此。至于说在城内搜捕什么逃犯之类的话,当然不知情的老百姓有可能相信,可那些世家大族、豪强地主、富商巨贾,那些人可没有相信的。
 
    所以有人心里也想了,这话骗谁呢,必然是敌军来了,而且看着样儿,绝对是兖州军。因为如今能来雒阳的,除了他曹孟德的兖州军之外,好像也真没有其他的人马了。而不得不说,有人这心里就活泛开了,这曹孟德的兖州军来了,凉州军到底能不能守得住城池?这万一要是守不住的话,用不用自己早点儿去给兖州军投诚呢?
 
   
 
    这什么时候都不会少了这样儿的人,哪怕他们也知道,凉州军好像是更强一点儿,但是人家兖州军可也不是吃素的。而且他们也会想,这兖州军既然敢来,那么基本上就是有信心,有那个自信能拿下雒阳呗,所以不少人确实也是人心惶惶的,生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失。人嘛,基本都这样儿,有几个不为自己考虑的呢。
 
    在他们看来,这自己家族的利益,那就是最大的。没有家族的,那就是自己的利益高于一切。反正这要是雒阳终究还是被兖州军所占,那么早点儿投诚他们,当然是得利最多的了。
 
    别看凉州军也占据雒阳那么多年了,但是马超在司隶,他们也许都不敢是轻举妄动。可马超没在这儿,而且如今又要被兖州军大兵压境了,这他们的心思确实是活泛多了。毕竟他们不是忠心马超的人,没有几个是真正偏向于凉州军的。毕竟这些人不过就是表面上臣服而已,马超也知道,贾诩不在这儿,自己不在这儿,真要出大事儿了,还真是压不住他们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曹操带兵到了雒阳城下,这雒阳早就已经紧闭城门不知道多久了,看着自己非常熟悉的雒阳城,曹操心里也是不胜唏嘘。确实。在这儿,自己真是经历了很多。尤其是当初在雒阳认识了马超,在雒阳,刺杀过董卓……
 
    其实这些事儿虽说已经过去了十年还要多,不过如今一想起来。曹操感觉就像是在昨日一样儿。当初的自己,一心为了大汉,认识了马超,也觉得他是和自己一样儿,志同道合的人。但是经过了这么些年,自己变了。他马超呢,也变了,但和自己不同,他当初就不是个为了大汉能尽全力的人,和自己确实是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当初自己还相信了他。把他当成和自己一样儿的人,如今曹操看来,当初自己这却是想错了。当然他并不后悔什么,当年的自己帮了马超不少,可反过来说,他马孟起又何尝是没有帮过自己呢。所以真算起来的话,自己和他,也就是彼此彼此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传我军令。全体原地驻扎,在此安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传令官传下曹操军令,而曹操此时则心说。希望此次进攻司隶,能顺利一些吧,至少在雒阳这儿,能少让自己操心一点儿。毕竟这之前就有安排,所以曹操也不认为需要自己管太多,毕竟自己带来那么多属下呢。什么事儿不可能都要自己去说去做,手底下的人看着办好就是了。而对于手下人的本事。他还是相信的,这么点儿小事儿。基本都是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 
    在曹操的中军大帐立起来之后,他直接带着众人进了大帐,然后对众人吩咐了几句。这次曹操带来的人,可不是派去荆州的就那么几个,不光是有夏侯兄弟、张郃、徐晃、乐进他们这些可都在。而且除了荀彧没在之外,荀攸和程昱也都跟着他一起来了。所以他这帐下的文武,确实是不少。
 
   
 
    严颜看着此时还在扎营的兖州军,他心说,这兖州军果然是名不虚传。这就从大营的布置上来看,这曹孟德确实是个高手,至少在营盘布置上面,确实是此道高手。
 
    还真是这样儿,曹操是个军事家,比刘备可强多了。刘备当初能布置个让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的大营,可曹操却是布置不出来那么垃圾的东西。当然刘备也不是一无是处,也是有些谋略,这个不假。在历史上来说,刘备也出过不少的计策,这确实是不错的。历史上的诸葛亮没那么厉害,倒是刘备有些谋略,这确实是真的。
 
    但曹操确实是个比刘备还要厉害的军事家,这也是一点儿都不错的。哪怕曹操有时候也会失败,但是这败归败,却没有人会忽略了其人的谋略水平,至少比刘备强,这是公认的。
 
    看兖州军的大营,严颜就发现问题了,至少他知道,如果真去偷营劫寨的话,就冲着这么一个大营,说起来,己方就不会在这个方面占到什么太多的便宜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曹操确实是个行家里手,人家是内行,不是外行。所以严颜看到了兖州军的营盘布置,他在心里也是不住点头。当然了,这事儿表面儿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什么,要不然让己方士卒看到,那不是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吗。所以这事儿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 
    严颜绝对是个老将了,这不仅仅是因为年纪的原因,更是他当年在益州军,就已经是多少年了,这又在凉州军待了那么多年,所以几十年的军旅生涯,让其人是经验丰富。可以说在整个凉州军中,经验能超过其人的,也就是黄忠,可能差不多吧。别人的话,还真是都不行。毕竟人家这经验可都不是盖的,那是几十年积累出来的。
 
    看了一会儿后,他便下了城头,不过却是嘱咐了己方士卒好几句,严颜这才算是放心下去了。这如今曹操亲自带兵前来,也容不得他不重视,毕竟这情况,人家大军直指雒阳,兵临城下,那意思是不言而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最后,我军明日先与凉州军一战,还是文谦带兵,各位与我一同在后观战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是齐声应诺。
 
    本来这也不一定非要兖州军明日进兵和凉州军展开攻城战,但是曹操和几人一商讨之后,绝对还是明日先是来一个试探进攻更好。这样儿一来,不单单是能让严颜麻痹大意,还能给己方的人一个信号,那意思就是,大军已经兵临雒阳城下了,该是你们出手的时候了!这就是曹操他们的意思,这也是他们认为能拿下雒阳的资本。
 
    众人应诺后,是点了点头,当然自己主公所说,是他们所同意的。如今这个情况,如此做最好,他们可不认为己方的人这在今夜就能有所行动,这还不会那么快。当然要是真有所行动,甚至直接成功,不用己方明日去试探了,那更好,不过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果然,在兖州军到达雒阳的第一夜,确实是没有什么动静,所以众人明白了,明日还得是试探性进攻才行。至于明日会不会有动静,这个谁也不知道。不过曹操已经命士卒是密切注意着雒阳城的情况,只有感觉到城内有所异动,那么己方就赶紧去攻城,这肯定没错。
 
    第二日巳时,曹操下令乐进带兵进攻雒阳,看着乐进带兵进攻,他心里说道,希望早日破了此城,早破早好!
 
 
第六四三章 兖州军进攻雒阳
 
    “终于来了,等你们好久了!”严颜自言自语道。[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,
 
    他认为自己确实是等兖州军攻城很久了,不过对方一直也没有动静,所以他就那么干看着。当然了,其实他说等的时间,并不能说是太久,只是他有点儿着急,所以就认为是时间挺长罢了。但是在曹操他们看来,其实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而已。但是对严颜来说,确实不短的时辰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,严颜终于是看到了乐进带兵过来,所以他心里当然是高兴。至于说乐进,他当然知道,对方就和己方的马岱一样儿,都是主公所委派的攻城大将。不过严颜也听过,比起马岱来,这个乐进还差点儿,论起来,马岱其人的综合实力,那是绝对要超过这个乐进乐文谦的,这己方人可都知道。
 
    “弟兄们,敌军来了,莫要让他们看扁咱们,给我砸!”
 
   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哪怕是普通士卒,可却也看得出来,自己将军是真心笑。所以这就是因为碰到了兖州军来犯,所以才这样儿的,要不然的话,当然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乐进也挺长时间没带兵攻城了。所以自己主公让他出马,他心里自然是高兴,所以哪怕是第一次的试探性进攻,可他也带着己方士卒。悍不畏死地登上了云梯。他虽说没指望着能登上城头,这雒阳城乃天下有名的坚城,而且城头的守卒还那么多。这一次试探性进攻,当然是上不去。并且他也不是没听说过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这守将严颜,也算得上是益州名将。因此,不可小觑!
 
    不过即便是如此,对于乐进来说,他没有什么惧怕的,心里只有兴奋,毕竟对他这样儿的将领来说,只有遇到更厉害的对手,更难攻破的城池,这才能让自己在攻城方面有所进步。因此,遇到雒阳这样儿的城池,碰到严颜这样儿的对手,说起来还真是,他是求之不得啊,这样儿的话,自己才能进步,不是吗?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兖州军杀奔城头,哪怕严颜作为他们的对手,对方是敌军是敌对,他心里也是点了点头。毕竟对他来说,这兖州军虽说和司隶都挨着,相距更是不远,这是一点儿没错。可说实在的,对严颜来说,这兖州军确实还算是比较陌生的。所以这次兖州军来犯,他是非常重视,而且严颜也知道,这也算是自己了解他们的一次机会吧。
 
    确实,这绝对是机会难得。如果说平时,自己主公也没有说要进犯豫州或者兖州的意思,这自己和兖州军,哪怕距离挺近,但是却没有打过什么太多的交道,所以说起来兖州军对严颜来说,算是听着很熟悉,但是实际却是有点儿陌生的这么一个种类。
 
    不过如今好了,兖州军就在城下,这个时候更是来攻城了,对严颜来说,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。所以不单单是对乐进,他觉得是好事儿,就是对严颜,他也自认为是好事儿。之前也提到了,毕竟这个时候,也确实不是谁都能遇到的,不是吗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