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奖彩票-头奖彩票网

但是为什么曹操就偏偏派吕虔然后让他带着人进

 
    城头上的士卒在严颜的带领下,扔滚木、檑石,热油也往下倒,这确实是给兖州军士卒带来了不小的阻碍。毕竟这雒阳这么些年都没有什么战事,可这却让他们的城防,积攒了不少,毕竟这滚木檑石算得上是一时的消耗品,所以扔出去之后,肯定暂时没办法再捡回来,所以自然也是得慢慢累积,越来越多。所以在这上,雒阳城是不缺少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守城的人马,去也有八千人,虽说不到一万,可也没差太多,而且这可是凉州军的正规军,不是什么郡国兵,那些人只会守御在小城池而已,所以可见马超对雒阳的看重了。
 
    守将严颜就不用多说了,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将,凉州军当然知道,就是敌对兖州军众人,也同样儿知道。
 
    最后就是城内的粮草,也许雒阳并不是说有着“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”的粮草,但是却绝对够他们一个多月天天大吃也不会断粮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那儿,放!”
 
    “快,顶住!”
 
    “弟兄们。杀啊!”
 
    这都是严颜在城头所喊,他确实是不知道多久都没有这样儿过了。确实是不得不说。这之前的那些年,他可都没有守过城。不过如今是好了。一直以来的愿望,终于是要达成了。对他来说,这就是最好的。至于说能不能守得住雒阳,他确实没想太多,毕竟曹孟德如今大军压境,足有五万人马,可己方这儿呢,也不是吃素的,也有八千。
 
    如果守御不错的话。那当然是能抵挡得住,不过对方五万人马,可也真是给他了不小的压力啊。毕竟那不是随随便便拉出来的五万人马,而是人家兖州军的人马。在天下来说,那兖州军是仅次于己方凉州军的,这严颜还能不知道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毕竟只是试探,所以兖州军的攻城,确实还没拼死拼活,但是在城头守御的凉州军。确实是卖力了。所以当乐进被热油被逼退了之后,曹操就听了荀攸的话,直接鸣金收兵了。
 
    听到己方鸣金声,乐进是有些遗憾地带着兖州军士卒退了下去。以他的想法。当然是希望再多一会儿,如此也好。至于说己方损失,那也没有办法。别说是一个试探。就算是全力和对方死拼,这死伤只能是更多。只要打仗,就得伤亡。这是肯定的,至于说多少,在乐进看来,其实并不是那么太重要。
 
    乐进带兵回去了,见到曹操,曹操则一摆手,让众人跟着自己回了大营。显然他是要在大帐内,对众人说几句,这也是“江湖规矩”吧。无论是谁,不光是他曹孟德,就是马超也好,是刘备、孙策他们也罢,都是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第一日第一次的试探性进攻,到了曹操下令鸣金收兵,乐进带兵撤退,和自己主公还有众将一起回大营,这就算是告一段落了。哪怕兖州军有五万大军来这儿,但是在严颜守御的雒阳城面前,这却还是没有占到什么优势,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不必多说。
 
    严颜下了城头,不过还是没忘了嘱咐士卒几句,这要密切注意兖州军的动向,他们一旦有所异动,务必要早禀报给自己所知。他总觉得好像要有什么事发生,但是严颜确实也想不到什么。毕竟如今自己守城,兖州军攻城,这他们还能怎么样?难道说能一下就破了雒阳?这可能吗?不是他不相信,关键是这事儿……
 
    曹操在中军大帐和众将说了几句,然后是吩咐士卒,务必要时刻注意雒阳城内的动向,这己方到底能不能破了雒阳,就看这几日的了。也许是今夜,也许是明日,也许……
 
    曹操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时候,不过他有信心,就这么几日,所谓是夜长梦多,都知道。
 
   
 
    雒阳城西一处非常比起眼的府邸中,有三十多人在此秘密聚会。虽说府邸不大,但是装个几十人,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 
    三十多人此时正看着正中一人,听其人说话,就见正中的人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今日我已确定,主公终于是派大军来了雒阳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个个都是激动非常,要说他们这几年,可就是等着这一日的到来,而如今,终于是等到了!
 
    这些人说起来是兖州军的人,而且绝对是死忠曹操的人!为首的名叫吕虔,这人名声不显,但是绝对是非常忠于曹操,而且本事也还不错。当初曹操就留下了一万人马还有关羽在雒阳,之后就让他看到马超带兵过来,就撤退。不过后手,他是留下了,就是吕虔这三十多人,就是为了今日。(详情请见第四卷、第五卷,五六〇章前后)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当年马超以为曹操是不想和自己在司隶大战,所以是暂避其锋,直接让关羽带兵撤退了。但是显然,他当初的想法是错误了,而曹操是听了谋士的话,最后才让吕虔和三十记号人埋伏在了雒阳城,直到如今。
 
    这么些年,可以说这三十多人,就一直待在雒阳,没几个人出过太远的地方,就是为了什么时候己方的人马来攻城,他们好在城内策应。说实话,他们有的人,在雒阳都成家了。有的人要不是因为己方的人马如今来攻城,他们都差点儿忘了自己的使命了。
 
    这不是笑话,而是事实,不是说他们忘了自己是做什么,而是时间太久,他们确实是忽略了很多东西。至少这些年以来,所有在雒阳的凉州军也好,是其他人,什么世家大族、豪强地主、富商巨贾,包括那些普通的百姓,也包括严颜在内,都不知道曹操还有这么一手。
 
    谁也不知道,可能街头摆摊的商贩,酒馆里的小厮,甚至在凉州军郡国兵里的士卒,居然就是兖州军的人!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平时他们可都装作谁也不认识谁,不过看到了熟人就会想起,这自己的使命到底是做什么。要是没看到熟人,还真是不一定就一下能想起来什么,反正他们早已都是融入到了雒阳城中,他们就是雒阳城的百姓,当然还有另一层身份,就是兖州军的士卒,还是那些死忠的,这么些年了,也都没有变过!(。。)u
 
 
第六四四章 夺城门雒阳城破
 
    看到了众人的表现,吕虔显得还是很满意的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不过他还是问了众人一句,“这些年我们虽说是‘见面不相识’,但是我想,各位都没有忘记我们的使命,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众人此时是异口同声,确实是如此,他们就是为了等这一日的到来,如今终于是等到了。这些年说起来,有人生活过得还可以,至少能混个温饱。不过有人过得也不行,当然还是能吃上口饭,不过有人确实就是忍辱负重,没办法。有人在凉州军中做事,虽说不是正规军,但是在敌军里面待着,他自然也是不爽的。可是为了主公的大计,却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。
 
    本来有人还以为,要等这么一日,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。但是今日,他们终于是看到了曙光,终于是等来了,所以他们认为,这些年来的付出,确实是没有白费,这确实是不错的。当然,要是能帮助主公夺取了雒阳,那么就更是圆满完成任务了,这不就是当初的初衷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好,很好!各位还没有忘记我们的使命,我们的任务!想到主公看到各位如此,他也会感到欣慰的!”
 
    要说吕虔作为这些人中军职最高的,他不仅仅是武艺最高,而且嘴皮子也确实是最好使,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。而屋中的那三十几个,可以说都是在兖州军跟着他同生共死的弟兄。所以确实,那袍泽兄弟的感情,也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兖州军可谓是人才济济,这是一点儿没错。但是为什么曹操就偏偏派吕虔,然后让他带着人进驻了雒阳。却没有让别人去呢,这也不得不说,是说明了问题。就看这过了这么些年,可这些人依旧是忠诚不见,反而看着样儿,好像还更是死忠了。所以确实,得承认曹操他们真是有眼光。要不然的话,没几年,自己人就叛变到敌军那儿去了,那可真是没地方说理了。
 
    应该说无论是曹操也好。还是说他手下的那些谋士武将也罢,
 
   
 
    到雒阳城内的人越多,那么就越容易出事儿。可不是吗,这派三个人和三十个人,那能一样儿吗?当然最后的效果、结果,也会是不同的,这是必然。但是最后曹操就敢拍板儿让吕虔带着三十多人进雒阳,不单单是因为他有魄力。更是因为曹操相信吕虔。相信其人的本事,也相信他带着这些人,不会出问题。
 
    就因为曹操和众人的信任。所以才一直到了如今。当然曹操他们不认为自己这些人是盲目信心,自然是商讨了很久之后,才一致得出的结论。要不然的话,就算是曹操这个主公当初同意,可手下那么些人都不同意,那么最后这事儿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儿。
 
    可是当初的因,和如今的果。就此是证明了,曹操他们当年的想法没错。至少在看人这方面,确实是没有什么差错。至于说最后能不能彻底成功,这还得看老天的,所谓是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吕虔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破城就在今夜,到时我们……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一切谨遵将军之命!”
 
    在没有其他人在雒阳城的情况下,吕虔自然就是这些人的最高长官。当然了,他们一直以来也是跟着他混的,所以就算是有别人在这儿,除了是曹操,要不然的话,还真就不一定有吕虔这么好使,这是肯定的。哪怕是过去了那么多年,但是吕虔的话,依旧是好使。
 
    而在曹操的中军大帐内,帐中此时就他还有荀攸和程昱三人。曹操对两人一笑,“不知道子恪(吕虔表字)何时能给我们一个惊喜?说起来也已经好些年没有见过他了,这此次能成,就终于可以见到了!”
 
    吕虔绝对是曹***较器重的一个将领,哪怕这些年来,他一直都潜伏在雒阳,可曹操却从来没有忘记过他。而且这么些年都没见,曹操也确实是挺想念其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哪怕吕虔一直都在雒阳城,这些年并没有给兖州军立过什么功,甚至是半点儿都没有,可这却是改变不了曹操对其人的器重、信任。而且不但他心里清楚,几个谋士心里也跟明镜似的,如果吕虔不是因为在雒阳潜伏不能出来,如今在兖州军,他多少也会立不少功劳的,毕竟其人本事不错,而且为人也都可以,这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曹操派一员将领在敌城潜伏好些年,这可绝对不是不看重其人,不把对方当回事儿。反而说起来,是他真正器重对方,所以才如此的。当然这事儿也就这么一件而已,多了可就没有了。要不然的话,那什么城不都被兖州军给占去了?
 
    荀攸此时说道:“主公,属下认为,子恪在今夜或者明早,便会行动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微微点头,“公这和自己所想一样儿。那么看来应该是差不多了,是“八/九不离十”。
 
    “不管何时,子恪必不会负我们所望!我军就要破了雒阳,到时候,哈哈,我倒是想看看马孟起是如何表情!”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曹操太过自得,实在是这些年,也确实是没有在凉州军那儿占到太多的便宜。要真算起来的话。还是己方吃亏了。所以这如今有占据人家城池的机会,还是这天下有名的坚城,他当然是很得意了。这个自然。
 
    入夜,亥时已经过了很久,城头严颜还在巡视着,以防有什么意外的情况。而此时,吕虔已经带着他那三十几号人,悄悄摸到了雒阳南城门。不过他们距离城门远的时候。趁着夜色的掩护,确实是没有被凉州军发现。毕竟这夜间巡逻的人马,都让他们给避开了。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。
 
    可距离近了之后,靠近了城门,却是让守城的凉州军士卒给发现了,就听士卒喊道:“什么人?站住!”
 
    结果这么一嗓子,就让严颜给听到了,不过吕虔是当机立断,大喝道:“弟兄们,冲啊!夺城门!”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在城头上那确实有不少士卒,但是守御在城门这,确实是没有多少。所以哪怕吕虔这就只有三十多人,但是也如猛虎般冲过去了。
 
    在雒阳这守御城门的凉州军士卒,哪见过这阵势,当然他们并不是害怕,但是看到几十人就敢冲过来夺取城门,他们也是气得不行。当然没笑对方自不量力,毕竟看对方几十人这样儿,确实不是善茬。这凉州军士卒不单单是战力非常,这眼里也不差。
 
    结果吕虔带着三十多人便冲了过去,而且他还喊着,“快,夺取城门,让主公进城!”
 
    兖州军的人其实都不用他喊,就知道该如何去做。如果严颜在城下的话,那当然是能顶住,可他这时候是刚开始下城,从城头上往下来,可吕虔已经是杀到城门口了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