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奖彩票-头奖彩票网

两人还真是都没想到这个也算是没有太过重视毕

   别看牛金算是五大三粗的这么一个,但是跟了曹仁南征北战这么多年,他确实是学到了不少,也长进了很多。至少在曹仁眼里看来,牛金一直都在进步,哪怕进步是微乎其微,但那也是进步不是。在曹仁看来,这能进步,就比什么都好,不是吗?只要不退步,就行了,这是他对牛金的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牛金撤退,最后曹仁带着众人离开回了大营,黄忠在城头微微一笑,喃喃自语道:“曹子孝,老夫等着你再派其他人来!”
 
    黄忠早知道罗县的事儿,对付甘宁,一下上了五个将领,所以黄忠也想了,这如今要他们上五个将领,这基本上是不可能了。但要是来四个,那却还是没有问题的吧。他当然知道如今就只有郭淮、曹真、牛金和张辽,他们四个跟着曹仁和鲁肃一起来了。这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对于这些情报,黄忠了解的还是很清楚的。
 
    至少甘宁不知道的东西,他知道,就比如说寇封如今在罗县,这个黄忠就知道。他不单单知道寇封其人的姓名,更知道如今他就在罗县。所以对此,甘宁是拍马难及啊。所以黄忠不仅仅是守城比甘宁还要强,至少作为长沙主将的他来说,对情报的掌控能力,也是要超过其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黄忠看着已经回了大营的兖州军和江东军,他是自言自语道:“曹子孝、鲁子敬,老夫等你们明日再来!哈哈哈!”
 
    说着,他是手捻长髯,心说这都多久了,自己也是没守过城了,如今这自己还得捡起来这个。当然对此,黄忠不是有什么怨言,相反,他是感激自己主公,给自己这么个机会。不因为那么多人都认为自己年纪大了,就不怎么用自己。反而算起来,还是重用自己,这些黄忠可都知道,也明白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这五十几年,都算是怀才不遇啊,这根本就没几个人赏识自己。当然了,当初自己也是因为自己儿子的病情,是耽误了不少东西,错失了很多机会。
 
 
第六四六章 联军再攻临湘城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黄忠他自己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。<strong>热门小说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直到遇到了马超,在他看来,自己主公那就是自己、自己儿子,自己家的一个大贵人,要不是自己主公,也没有自己的今日了。
 
    这兖州军和江东军第一次试探进攻,就这么结束了。曹仁他们虽说是不满意,但是对于如此结果,他们自然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。不过他们却是都知道黄忠的厉害,比之甘宁,都要强,这个他们也都知道。所以对于如此的结果,哪怕和他们所想确实是有差距,可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接受不了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对于曹仁他们的困难,不是粮草,而是己方的人马。不光是他们兖州军的人,就是江东军,也是如此。曹仁和鲁肃不认为,如今就凭借己方这些人,就一定能破了黄忠守御的临湘城。毕竟人家城内的人马也不少,虽说是没有己方多不错,但毕竟人家是守城一方,占着绝对优势,自己两方攻城,不占优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回了大帐,曹仁简单说了几句,无非就是明日再接再厉一类的话而已。不过他却是没有要撤换掉牛金的意思。不过看他那样儿,好像确实是准备让他和曹真再一起上了。哪怕曹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虽说本事尚可,但是经验有限,不过曹仁为了自己这个侄子。他也算是能豁出一张老脸,去和鲁肃多说几句。
 
    其实鲁肃那意思,也是有意让牛金和曹真一起,至于说让张辽上,或者所有人都上。他暂时和曹仁一样儿,都没有那个意思。上一次在罗县,到了最后,那还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,他们才做出了如此决定,但是在此时此刻。至少这个时候,他们可真不想这么去做。所以他和曹仁所想差不多,以致于曹仁刚和鲁肃提了一下,他就同意了。
 
    就听此时鲁肃对曹仁一笑,说道:“曹将军。这如今牛将军一人,还真不是那个黄忠的对手,所以当是加派人手才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话就直接表明了,他鲁肃是同意曹仁之前所提的,因为他也正是这么个想法。鲁肃当然知道曹真的本事,除了经验不足之外,其他地方,可是要超过牛金。所以让他再一次出马。也未尝不可。
 
    曹仁一听,是哈哈大笑,然后对曹真说道:“子丹。既然先生也给你这么个机会,你可不要让大家失望才是!”
 
    曹真赶紧对曹仁和鲁肃说道:“多谢将军,谢先生!”
 
    鲁肃笑着对曹真点了点头,虽说知道其人也姓曹,和曹操关系还不浅,但是结个善缘什么的。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他还是挺喜欢做的。毕竟不管怎么说,如今和兖州军都算是盟友。哪怕实际上来说,是敌对。但是在凉州军面前,他们就是盟友,这却是半点儿都不假。当然了,有时候也可能要刀兵相向,但是却绝对不是这个时候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曹仁和鲁肃两人决定了下来,让曹真是继续带兵,当然还是牛金带着兖州军士卒,他带着江东军士卒,这个还和上次攻罗县的时候一样儿。
 
    曹真听了自己将军的决定后,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哪怕他也知道,这个黄忠比之前那个甘宁还要厉害,但是就因为有这样儿的对手,自己也许才能进步。这只要自己带兵,就能增加经验,自己将军都同意又让自己带兵了,这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。并且连人家江东军的主帅,鲁肃鲁子敬,子敬先生都同意了,这自己还矫情什么。
 
    所以曹真是当下就马上答应了,毕竟这真是机会难得。这黄忠比甘宁还厉害,保不齐这自己刚上一日,也许明日自己出马,那么后日自己和牛金就又被撤换下去了,这都说不定的事儿。不是曹真对自己没有信心,实在是他也看得出来,这黄忠太厉害。之前那个甘宁,自己和牛金加在一起,也都没对付得了人家,这如今换成老将黄忠,估计就更完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他不是灭自己威风,实在是实事求是来说,曹真不光是对自己的认识上,他是有自知之明,同样而,他也知道别人的厉害,对于这个,他是承认的,这点倒是还算不错。
 
    转眼一日就过去了,第二日巳时过了一半,曹仁下令,牛金和曹真便带着兖州军和江东军杀奔了临湘。他们也都知道,临湘守将是个老将,但是虽说年纪大了不假,但是却真厉害啊!
 
    可自己大帅、将军让进攻,这当小兵的,也只能如此了。哪怕攻城要死伤不少,但却也没办法,只能这样儿。
 
    看到敌军再一次攻城,在城头的黄忠一笑。不过今日他也注意到了,这不单单是有牛金,就连那个曹真,也是一起来了。他当然是知道曹真,情报上都有,都知道,所以看到了来两个,他是微微一笑。此时黄忠心说,你们别说来两个人,就是来二十个,老夫又有何惧?虽说你们两军不是乌合之众,但却也不被老夫放在眼里!
 
   
 
    比昨***拼,这今日是真正全力进攻临湘了。不过对于黄忠来说,不过小意思而已。所以在他的指挥下,确实没让牛金和曹真他们有什么建树。
 
    曹仁和鲁肃望着不断往下掉落跌落的己方士卒。他们确实是有些痛心。说起来无论是曹仁也好,还是鲁肃也罢,其实都算得上是比较爱惜士卒的这么一个。曹仁不用多说了,军旅那么多年,对待士卒如何。如果说他对士卒不好,不看重他们的话,也不可能有那么些士卒给他效死命。
 
    是,这些士卒终于曹操不假,但是同样,也是有人可以为了曹仁而效死命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鲁肃。别看其人是个文士,可是依旧是爱惜士卒,毕竟他心里很清楚,这就指望着他们呢。本来江东军在陆上的战力可能就要差一点儿,所以当然是需要士卒效死命。才能真正胜了其他的敌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相比他们,黄忠倒是看着城下的士卒,他是得意地一笑。对他来说,如今来攻城的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确实还不足以让自己焦头烂额。自己确实并不是看不起敌军,只是自己临湘城这儿,也不是吃素的。这这么久的准确,难道还抵挡不住这些人马的进攻了?
 
    当然要是持久战的话,黄忠也承认。最后可能临湘要丢,但这到底是要多少时日,这却并不一定了。也许是一个月。也可能是两个月,甚至更多,这都不好说。
 
    但是在这期间,兖州军和江东军的粮草能够用,他们的人还得足够。要不然的话,绝对是破不了自己守御的临湘城的。这绝对不是黄忠自以为是。而是事实。如果真那么轻易就让曹仁他们给城池破了的话,那么样真是白让马超亲自任命他来当这个长沙守将了。至少马超知道。有黄忠在,只要双方实力对比不是那么太过悬殊的话。那基本上守住长久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越来越近了,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上去了!此时曹真心说,不过他心里所想是挺好,这看着也确实是太多的距离就要上到城头,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儿。
 
    城头上黄忠此时是拈弓搭箭,直接一箭就奔向了曹真。要说昨日他确实是没出手用箭,毕竟这黄忠也知道,自己这箭法在荆州,也算是有点儿名气。但是看着样儿,好像对方都不知道?所以今日,他确实是抱着这么一种心理,如果对方真不知道,或者给忽略了,那么自己岂不就是有机可乘了?
 
    当然了,其实要是仔细想想,别说他们不太清楚,或者不知道,甚至就给忘了,就算是知道,有所防备,那只要黄忠抓住机会,那么被射的那个,基本上就是非死即伤,这都没什么意外的。
 
    而今日,曹真倒霉了,他不是没有看到黄忠用箭射自己,可等他刚有动作躲开的时候,却也是晚了一步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是躲开了要害部位,毕竟黄忠一箭是本着他左胸来的,而曹真直接往右一偏,箭是没射中他左胸,可却是射中他的左臂。这要害部位是躲开了,但是胳膊却是中招了。可见黄忠的箭法,不单单是准,也狠。别看没射中左胸,那是因为曹真他躲得快,要是慢了呢,就可想而知了。
 
    不过即便是如此,他也受了伤,直接栽落下了云梯。后面观战的曹仁一看,赶紧对士卒吩咐道:“快,鸣金,鸣金!”
 
    曹真对他对己方来说,很重要的一个人,所以确实是不容有失。而旁边的鲁肃此时也说道:“将军当机立断没错,这隐约听闻这黄忠箭法超群,如今意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!”
 
    还别说,鲁肃是听说过,其实曹仁何尝没听过呢。但是说起来,两人还真是都没想到这个,也算是没有太过重视,毕竟昨日第一次攻城,可也没见黄忠其人用箭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闻言是叹了口气,直言道:“此时我有责任,之前确实是忽略了!”
 
    曹仁难得亲口承认自己的过失,这确实是不容易,至少不像曹操那样儿,知道错了,可却从来不会承认。当然了,作为主公的,确实也没有几个人会承认自己错了。
 
    鲁肃一听,心说行,你曹子孝还知道承认错误,确实是难得啊。不过他也知道,这样儿的事儿,在曹仁这儿,绝对是很少,基本没有。所以他能承认自己的错误,也确实是不容易。关键还是在自己的面前,这就更加难得了。
 
    当曹真中箭之后,他才想起了,这好像听说黄忠其人箭法非常,如今这一看,果然如此!不过这时候再想起来这个,说实话,确实是有点儿晚了。
 
    鸣金声想起来,曹真是赶紧带着人马撤退,牛金也是,他自然是看到了曹真受伤。而且他下了云梯还问了他一句如何了,曹真这不过是小伤,所以他当然是说没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真在带兵撤回的时候,就自己把箭给拔出来了。对他来说,这点儿小伤,确实是不算什么,不过自己将军不会让自己再带兵了,只能是好好养伤,他心说。
 
    确实,这就是曹仁此时此刻的想法。自己手下都负伤了,那么还能让他上吗。说起来己方并不缺人,但是这有人受伤,那么就真不能再带兵了。
 
 
第六四七章 联军受阻临湘城
 
    对曹仁来说,不说曹真自身的本事如何,就说他是自己主公所看重的人,还算是曹家的人,冲着这个,他也不可能再让他带兵了。[求书网www.Qiushu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◇↓,至少在伤痊愈之前,是不可能了。要不然在看到其人跌落云梯的时候,曹仁也不会那么紧张,然后直接就下令鸣金了。这当然是有原因的,不可能无缘无故如此就是了。
 
    牛金和曹真带兵退回,曹仁赶紧让人给曹真治伤,对他来说,曹真确实是不容有失。但是他还是先说了一句,“子丹此次负伤,便休养着吧!等伤好之后,再说其他!”
 
    曹真一听,明白自己将军的意思,他只能是点了点头,“一切听从将军安排!”对于这些,都是在他所料之中,因此,曹真对于曹仁的话,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的。反而他都知道,自己这个将军,这个叔父对自己的关心。所以哪怕自己其实也不是说就真不能带兵攻城了,但是自己却不会违犯军令的,非要带兵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一想明日曹真又上不了了,曹仁心里就叹气,心说这子丹的命也是不好,之前在罗县,碰到了甘宁那样儿强劲的对手不说,之后马上就被撤换掉了。如今虽说也是遇到了黄忠这样儿更强的对手,可这刚开始,自己和那鲁肃,可都没有说要换将的意思。但他却是中箭负伤。实在是时也运也命也啊!
 
    而对此,曹仁心里却也有他没有太大把握的话。基本上是不会再用箭射谁了。别看他自认为自己箭法不错,可也得有天时地利人和。要不缺少这些东西,就算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,那又如何?你觉得你能射中人家,但是人家未必就躲不开。什么是“艺高人胆大”,而不是无知者无畏。
 
   
 
    有一日的进攻,当然曹真没上,还是,只有牛金一个。曹仁和鲁肃还没决定让所有人都上,所以也只能是牛金一个带兵对付黄忠了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,他不是黄忠对手,他娘的,这又下来了,牛金心说,这自己刚上去,就被人家给逼退,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。
 
    城头的黄忠此时是哈哈大笑,对着城头的凉州军士卒说道:“弟兄们,兖州军和江东军,必被我军打退,给我砸!”
 
    对于自己将军的话,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还是相信的,而且如今的情况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那就是己方占优啊,所以这难道还打退不了敌军吗?敌军一直都破不了城,那么最后就只能是灰溜溜撤退了。
 
  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